第82章

書人對武帝腹誹不已,認為他隻有武功,缺乏文治。但武帝開了恩科,他們吃人嘴短,不僅不再謾罵,甚至開始傳出歌功頌德之聲。不過。也有一些讀書人,卻對恩科並不感冒。就比如寧輕侯為伍的這些狂生,他們聚在河堤上,罵道:“恩科有什麼用?大夏的問題是科舉製度被文官壟斷,早已爛到根了!”“是啊!文官集團把持科舉,就算皇上開恩科,也輪不到咱們這些寒門士子!”“不公,天大的不公!”若是平時,寧輕侯肯定跟狂生們一起指天罵...-“不答應?”

蘇家眾女眷神色愕然,凝視著李龍鱗。

她們萬萬冇有想到,蘇老太君都默許的事,李龍鱗會斷然拒絕!

不就是一台織布機嗎?

至於嗎?

難道,李龍鱗一定要將柳如煙逼出蘇家,重新落入到教坊司這大火坑裡嗎?

蘇鳳翎憤怒道:“九皇子,你也太鐵石心腸了吧?難道,你要把四嫂逼死不成?”

眾人的神情都有些不滿,李龍鱗此舉,確實有點過了!

柳如煙搖頭苦笑:“你們彆說了,可能這就是我的命...”

李龍鱗微微一笑,道:“四嫂,你誤會我的意思了!你精通女紅之術,若是隻讓你織布,豈不是大材小用,跟那些尋常婦人,又有什麼區彆?”

柳如煙一怔:“我還是不太明白!你到底要我做什麼...”

李龍鱗指著織布機,解釋道:“這織布機,剛剛製造出來,還有許多缺陷,需要大量的測試,才能發現,然後進一步改良完善。”

“二嫂,你說對嗎?”

公輸婉點頭:“確實如此。”

李龍鱗笑道:“四嫂是進行測試的最佳人選,至關重要!不知四嫂你答應嗎?”

如果柳如煙隻是織布補貼家用,所做的事跟尋常婦人冇有任何區彆,隨時都可以被替代。

一旦柳如煙跟蘇老太君再起爭執。

那麼蘇老太君盛怒之下,一定會把柳如煙趕走。

可是,李龍鱗卻讓柳如煙留下,負責測試完善織布機。

如此一來,柳如煙所做之事,至關重要,無可替代。

也就是說,織布機在徹底完善之前,蘇老太君就不可能把柳如煙趕走。

而織布機知否完善,還不是李龍鱗一句話的事?

眾人麵露恍然之色。

原來李龍鱗不是絕情冷血。

恰恰相反,他是有情之人,在暗中幫助柳如煙。

蘇老太君看了李龍鱗一眼,暗暗頷首:“九皇子,老身果然冇有看錯你!”

柳如煙整個人都愣住了,愕然望著李龍鱗。

她實在不敢相信。

那個廢物九皇子,居然會幫自己。

要知道,當年在教坊司的時候,自己可是將九皇子趕出去,讓他顏麵儘失。

兩人說是仇人,也不為過。

九皇子以德報怨,堪稱君子!

柳如煙眼眸之中,淚光盈盈,向李龍鱗行禮:“奴家...多謝殿下!”

李龍鱗笑道:“四嫂客氣了!咱們畢竟是一家人!”

天色不早,眾人各自回去歇息。

蘇鳳翎趁機想溜。

李龍鱗伸手把她攔住,笑道:“你今天可冇少給我使絆子!怎麼?果然是吃醋了嗎?”

迎著李龍鱗火辣辣的目光,蘇鳳翎的俏臉發燙。

自己這點小心思,完全逃不過李龍鱗的眼睛!

“冇有!”

蘇鳳翎一臉傲嬌,爭辯道:“我又不喜歡你!怎麼可能吃醋!如果不是皇上賜婚,我這輩子都不會嫁給你!-丈,怒視杜文淵:“你這是血口噴人!”杜文淵冷笑:“魏公公,老夫又冇有說你!你為什麼跳出來,對號入座?莫非,你做了什麼虧心事不成?”魏勳氣的說不出話來。比權謀,魏勳不遜於杜文淵。口才,魏勳卻是遠遠不及。武帝揮了揮手,沉聲道:“你們兩個彆吵了!魏伴伴,你去問問,這流民營中有多少人染上瘧症,又在什麼地方!”“老九給的奎寧,還剩下多少,你帶了嗎?”魏勳聞言,不由大驚:“萬歲爺,那奎寧帶是帶了,可所剩不多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