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2章

。但是,皇上查封八大商行,理由是掌櫃們散播謠言!而這謠言,針對的是李龍鱗!”“總而言之,此事跟李龍鱗,有著脫不開的乾係!”“而且...”“皇上昨晚,留在長樂宮過夜,還送給林貴妃一枚價值連城的極品南珠!”“兩者之間,恐怕有什麼聯絡!”李治徹底怒了,咬牙切齒:“一定是林貴妃這妖妃,給父皇灌了**湯!父皇纔會如此偏心老九!嶽丈,你快想想辦法,除掉林貴妃...”杜文淵臉色一沉:“殿下,慎言!那妖妃剛剛被冊...-蕭媚兒目光有些複雜。

說實話,她瞧不上四皇子李治。

太蠢了,豬頭一樣!

而且年齡大了,一點都不帥!

蕭玄策看出蕭媚兒想法,臉色微沉:“公主,事關北蠻國運,不可任性!”

蕭媚兒有些無奈,聳了聳肩膀:“好吧!若是四皇子真的休了杜氏,那本公主就勉為其難,讓他當裙下之臣!”

李治好歹是大夏皇子。

將他帶回漠北,當成牛馬使喚,不知道多少人會羨慕!

蕭媚兒如此想著,倒也開心起來。

蕭玄策神情凝重,道:“公主,還有一件重要的事,稍等...”

在蕭媚兒詫異的目光中,蕭玄策命人取來筆墨紙硯,寫下一份信。

吹乾墨跡之後,蕭玄策解釋道:“這是給可汗的密信!請公主看過之後,蓋上金印,老夫命人八百裡加急,送往北境!”

蕭媚兒有些詫異:“國師!父親對你言聽計從。信裡麵到底寫了什麼,還要我也過目,蓋上金印?”

蕭玄策苦笑:“公主一看便知!”

蕭媚兒低頭看去,頓時驚呆了。

映入眼簾的是四個大字——撤離北境!

“這這這...”

蕭媚兒驚呆了,仰起頭不可思議的看著蕭玄策,聲音顫抖:“你讓父親撤兵?”

難怪蕭玄策要自己蓋金印。

原來是他的話語權不夠!

還要加上自己!

畢竟,自己是父親最寵愛的女兒!

可蕭媚兒不明白,蕭玄策為什麼要忽然撤兵。

北境,可是北蠻辛辛苦苦打下來的。

那片土地上,不知道流了多少北蠻勇士的鮮血!

說讓就讓?

至少也要讓大夏付出一些代價,比如拿銀子來贖地!

在蕭媚兒看來,實在是虧炸了!

蕭玄策笑道:“這是老師的計謀!公主,你不用多管,隻需要蓋上金印!一切問題,老夫一人承擔!”

蕭媚兒無奈,隻能點頭答應,拿出金印蓋在信上。

蕭玄策接過信,蠟封起來,交給心腹,立刻送往北境。

這時候,已是月上中天。

蕭玄策對蕭媚兒笑道:“公主,跟老夫去一個地方!”

蕭媚兒詫異:“什麼地方?”

蕭玄策神秘一笑:“教坊司!”

......

教坊司。

四皇子李治在喝著悶酒。

眼前的鶯鶯燕燕,他一點興趣都冇有。

“換一批!”

李治眼珠通紅,大聲喊道:“把你們教坊司的花魁,給本皇子叫出來!否則,本皇子稟告父皇,把你們全都哢嚓了!”

鴇娘大驚失色,連忙讓姑娘們下去,免得惹怒了李治。

按理來說。

除了李龍鱗這出了名的紈絝皇子,其他皇子很少來教坊司尋歡作樂。

原因很簡單。

教坊司中三教九流,什麼人都有。

皇子們自持身份,當然不會來這種烏煙瘴氣的地方。-冇說出口,其實已經心照不宣。這個地方,就是教坊司!任何人去教坊司,隻有兩個目的。一個是睡姑娘,另一個是喝酒。亦或是,兩者兼顧。教坊司之中,不乏寧輕侯這種嗜酒如命的老酒徒。而且,花魁們也極其擅長飲酒,個個都是酒中高手。飛天酒隻有拿到教坊司,讓這些真正懂酒的人品嚐,纔不算暴殄天物。最重要的是。教坊司是整個京師,訊息流通最快的地方!隻要能夠在教坊司,打響招牌。過不了幾天,飛天酒的名頭,就會傳遍京師,乃至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