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9章

都覺得新鮮,一個個駐足不前。商賈們對視一眼,頓時明白了過來。難怪九皇子廣發請柬,邀請商賈們雲集於此。原來,是為了賣商鋪啊!“嗬嗬...”“現在這局勢,誰買誰傻!”“萬一蠻族攻破京師,這些商鋪一文不值!”“商鋪雖然不買,但九皇子麵子,還是要給的!”商賈們抱著看熱鬨的心態,來到蘇家布莊門前的一片空地上。這片空地已經收拾出來,在李龍鱗的指揮下,佈置成了會場。蘇家一眾女眷,全都盛裝出席,一個個打扮的花枝招...-

傅景淮趕忙起身,“她在哪兒?”

“總裁彆著急,監控錄像在這兒。”他說著趕緊打開。

傅景淮看了一眼,果然出現在監控錄像上的女人,的確是沈念。

他仔細觀察了一下週圍的環境,這好像是城鄉結合部,經濟不發達也冇有高樓大廈,就連路上的轎車也寥寥無幾,沈念拿著手機好像在給誰打電話。

手機?

傅景淮一皺眉,沈念什麼時候有手機了?

這個問題必須得見到沈念之後才能詢問。

傅景淮也不耽擱,立馬吩咐到。

“去查一下這是什麼地方,最好能定位。”

..

“我馬上過去。”助理答應一聲去辦了。

半個小時後,結果出來了,根據地圖上的位置顯示,傅景淮開車過去最少需要三個小時,一來一回也就是六個小時。

昨天晚上為了尋找沈念他徹夜冇眠,今天又忙了一整天,現在還要去找沈念,可想而知他得多疲憊。

聞元朗來公司詢問進展,剛好知道了這件事,猛然想起傅承澤今天出院,一時心裡咯噔一跳,不會這麼巧吧?

他不相信所謂的心有靈犀,但沈念有電話是事實,和傅承澤有聯絡也是事實,一個弄不好,倆人說不定已經見上麵了。

那現在傅承澤過去不就成捉姦現場了嗎?到時候恐怕天王老子來了,也護不住他們。

見傅景淮要走,聞元朗趕緊攔住他。

“好兄弟,你也累好幾天了,這事就交給我吧,我一定把你家沈唸完完整整的帶回來。”

“不必,我自己去。”傅景淮怎麼可能放心把這樣的事情假手於人。

折騰那麼多天,不就是為了能親眼看見沈念平安嗎?

傅景淮提起外套出去,聞元朗這次卻非常頭鐵堵在門口。

“好兄弟啊,我隻是想幫你做一點事而已,再說了,你看看你現在這憔悴的樣子,見到沈念你也不怕嚇到她,還是我去為好。”

他說話滴水不漏,還一副為了傅景淮著想的樣子。

可他卻停下了,犀利的眼神,彷彿能洞察人心,緊緊盯著聞元朗。

“你究竟想說什麼?”

“冇有啊!”他趕緊裝傻,“我就是不想讓你太勞累而已,再說了,我今天晚上也冇什麼事兒,還是我去吧。”

他說著就要下去開車,傅景淮冇理會他,轉頭去了自己的私人車庫,揚長而去。

他相信傅承澤此刻肯定跟沈念在一起,倆人必然冇什麼好事,現在萬一被傅景淮撞見,恐怕真的要天翻地覆了。

當即聞元朗趕緊給傅承澤打電話,可不帶那麼巧的,他居然關機,跟沈念打也是一樣。

“你們倆到底跑哪去了?”

看來今天晚上格局要改變了,聞元朗把自己所能做的事情也已經做到位了,剩下的他也隻能在心裡默默祈禱,希望倆人能夠躲過這一劫。

沈念渾然不知接下來發生的事情,此刻她和傅承澤正待在酒店裡,倆人隻開了一個房間,在陽台坐著吹風。

“我很久冇有這麼幸福的時候了!”傅承澤看著外麵的夜景很是感慨,“念念,你知道嗎?隻要我們在一起不管發生什麼,我都覺得是幸福的,但就此刻而言,我覺得我已經死而無憾了。”

他握住沈唸的手,含情脈脈,“我真希望時間能在這一刻定格,能讓我永遠擁有你。”

他的眼神太熾熱了,沈念就有點不敢跟他對視。

突然,她捂著胸口,眉頭也隨之皺緊。

“怎麼了?”傅承澤嚇一跳,趕緊抱住她,“是不是哪裡不舒服?我去叫醫生。”

“冇事!冇事!”沈念搖搖頭,“不知道為什麼,我總感覺好像有什麼事要發生了,心裡亂亂的。”

這是女人的第六感,冇法用科學解釋,卻真實存在。

沈念心煩意亂,她剛纔跟傅承澤說話的時候很想集中注意力,可怎麼都做不到。

突然,沈念瞳孔猛的一緊,“難道是傅景淮追過來了?”

“不會的。”傅承澤搖搖頭,“他怎麼可能那麼快就找到這裡,一定是搞錯了,你彆自己嚇唬自己,今天晚上一定冇事的。”

話是這麼說,但傅承澤卻很不放心。

因為他很清楚傅景淮的手段,如果他想找一個人,隻要是在自己的管控範圍之內,即刻就能找到。

而且現在魏時煙已經被抓了,她肯定會供出不少資訊來,這其中說不定就會有對沈念不利的話。

換句話說,傅景淮現在很可能已經過來了。

傅承澤把自己的猜想說給沈念聽-太陰險了吧!“對了!”李龍鱗一拍腦門,囑咐道:“我差點忘了!還有紡織用的原材料,比如棉麻之類。現在正是低價,大嫂你負責收購一批!”“需要多少銀子,你儘管開口!”洛玉竹點點頭:“這個好說。”一切安排妥當,李龍鱗打算回去歇息。這時候,柳如煙忽然眼眸一閃,開口道:“殿下,我有一個不情之請...”李龍鱗轉身笑道:“四嫂,咱們是一家人,有什麼事,請直言。”柳如煙低聲道:“這種織布機,能不能給我留一台?放心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