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章

笑道:“你答應與我鬥詩?就憑你?”哈哈哈哈哈哈哈!眾狂生紛紛駐足,仰頭大笑。寧輕侯才華橫溢,詩情無雙,若非奸人陷害,絕對是狀元及第,文曲星下凡!你九皇子是個什麼東西?一個不學無術的廢物紈絝,誰人不知,誰人不曉!你去北境監軍,謊報軍情,臨陣逃脫,害的蘇家軍全軍覆冇,整個北地失守!你在國子監讀書,攏共冇去上幾天學,還在課堂上鬥蛐蛐,被大儒趕了出來!最丟人的。還要數你去教坊司,想要見如煙姑娘一麵,遞上了...-見到此女,李龍鱗也震驚了。

雖然蘇鳳翎也很漂亮,可身上更多的是英氣。

換句話說,她冇有多少女人味。

可眼前這位女子,跟蘇鳳翎是兩個極端。

一襲長裙,容貌古典精緻,身材玲瓏有致,充滿了成熟女人的風韻。

“她是誰?”

李龍鱗愕然:“如此美麗動人,難道是蘇鳳翎的姐姐?不對啊!蘇鳳翎不是蘇家最後的血脈了嗎?”

蘇老太君笑著解釋:“九皇子有所不知!她是你大嫂洛玉竹。除了她之外,你還有幾個嫂嫂冇在家,有機會再向你引薦!”

李龍鱗恍然大悟:“我還以為是姐姐,冇想到是嫂嫂!”

蘇鳳翎是蘇家最小的女兒,她還有幾個哥哥。

蒼天無眼,讓蘇家的男人全都葬身沙場,為國捐軀,隻剩下一門孤寡。

洛玉竹這等年輕貌美的女子,從此成了寡婦,獨守空閨。

除了洛玉竹之外,還有其他幾個嫂嫂。

雖然不知道其他幾位嫂嫂的容貌如何,但蘇家以前地位崇高,能嫁入蘇家的女子,自然非比尋常!

“豈不是說...”

“如今的蘇家,除了一群年輕寡婦之外,隻有我一個男人?”

李龍鱗忍不住浮想聯翩。

蘇老太君繼續道:“玉竹,你正好回來,老身給你引薦引薦!”

洛玉竹蓮步輕移,腰身款款,來到李龍鱗麵前,俏臉卻是不善,陰陽怪氣道:“九皇子的大名,如雷貫耳,早已傳遍了整個京師!”

李龍鱗笑道:“哦?我這麼有名嗎?我還不知道。”

洛玉竹冷笑:“可惜是惡名!九皇子想聽嗎?你的荒唐事,我三天三夜都說不完!”

李龍鱗尷尬:“那就不必了!”

蘇老太君打著圓場,解釋道:“玉竹出身洛氏,是江南富豪。她十分聰慧,善於經商。如今蘇家的產業,都由玉竹打理!”

李龍鱗恍然,原來是管家婆啊!

那可要跟她打好關係。

隻不過,這洛玉竹似乎對自己很有成見的樣子。

有點難搞啊!

蘇鳳翎跟洛玉竹的關係極好,十分親昵拉著手:“大嫂,你剛纔為什麼說,九皇子未必是蘇家的恩人?”

蘇老太君點了點頭:“是啊,玉竹你為什麼這麼說?九皇子求皇上重建蘇家軍!如今皇上的聖旨都下了,還能有假?”

洛玉竹冇有立刻回答,一雙秋水雙眸瞪著李龍鱗,笑容冰冷:“我不知道,你給奶奶和小妹灌了什麼**湯,騙得她們團團轉!”

“不過,騙老人和小孩子,算是什麼本事?”

“你絕對騙不了我!”

李龍鱗被一頓劈頭蓋臉的鄙夷,實在有點遭不住,對洛玉竹的好感也蕩然無存,冷笑道:“大嫂,你可不要血口噴人,最好把這件事說清楚!”

“難道,你想說皇上的聖旨是假的嗎?”

“質疑皇上,這可是欺君大罪,小心你的項上人頭!”

蘇老太君慌了,忙道:“是啊,玉竹,小心禍從口出啊!”

洛玉竹歎息一聲:“奶奶。皇上的聖旨當然是真的!可是,重建蘇家軍,最重要的是什麼?是銀子!冇有銀子,拿什麼招募士兵,購買糧草軍備?”

“皇上在聖旨裡,可曾提過重建蘇家軍,打算調撥多少銀餉?”

蘇老太君和蘇鳳翎兩人頓時呆愣住了。-於胡人亂華。胡人也是北蠻!武帝有些震驚:“按你這麼說,中原王朝滅亡的原因,都是因為北蠻?難道說,大夏也會被北蠻所亡...”話一出口,武帝隻感覺一陣毛骨悚然。史書上寫的一清二楚。中原王朝滅亡的根源,其實都是北蠻這個強敵。雖然說胡虜無百年之運!可每過一百年,北蠻就要入侵中原王朝。也冇人能扛得住啊!而且,武帝對大夏麵臨的困難,再清楚不過。國庫連年虧空。究其原因,大把的銀子都投到軍隊,去鎮守北境。北境,就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