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9章

解武帝。世人皆嚮往皇宮大內的榮華富貴,錦衣玉食。他們卻不知道,這後宮內苑,除了暗潮湧動的刀光劍影,就是不為人知的血雨腥風,除此之外,隻剩下無聊二字!林貴妃也想出門,雲遊四方,寄情山水。總好過困在長樂宮,終日侍奉一些花花草草。但林貴妃認了。這是她的命!林貴妃輕聲道:“教坊司這種地方,汙穢不堪,不適合皇上去!何況,皇上若是真在教坊司揚名,恐怕會遺臭萬年。”武帝尷尬的笑了笑,道:“朕就是隨口一說。可是,...-李治獰笑道:“好!明日我就登門拜訪蘇家,狠狠打老九的臉!”

......

翌日,清晨。

李龍鱗在煙雨樓醒來,隻覺得精神抖擻。

柳如煙不愧是教坊司頭號花魁。

床上功夫不清楚。

但她手上的功夫卻極其厲害。

難怪,她在教坊司這種地方,還能守身如玉!

李龍鱗看了一眼錦被中的絕色佳人,在她的俏臉上輕輕一吻:“四嫂,我有時間還找你馬殺雞!”

天已經亮了。

雖然李龍鱗問心無愧,冇跟柳如煙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。

但是蘇鳳翎這傻丫頭若是知道了,難免會多想。

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李龍鱗起身打算走。

“殿下...”

柳如煙卻忽然伸手,拽住李龍鱗,美麗的俏臉滿是不捨:“奴家給你煮完粥,你喝完再走。”

李龍鱗搖頭:“不必了!你昨晚累壞了,好好歇歇...”

柳如煙低著頭,輕聲歎息:“奴家隻是覺得無聊,這樣的人生了無生趣!”

“大嫂忙著經商,二嫂和三嫂在西山研究所,小妹也天天練兵。”

“家裡麵,隻有我一個閒人...”

李龍鱗恍然大悟。

原來,柳如煙閒出毛病了。

難怪有人說,大部分的抑鬱症,都是閒出來的。

李龍鱗奇怪道:“四嫂,你不是教姐妹們紡紗織布嗎?”

柳如煙搖頭苦笑:“紡紗織布,有什麼好學的?早就教的差不多了。而且,朝廷馬上就發了撫卹金,她們的生活得到改善,以後來學織布的人,隻會越來越少。”

李龍鱗點點頭。

紡紗織布確實有點淺顯,不像二嫂和三嫂,一個搞發明創造,一個傳授醫術,都是浩如煙海,窮極一生無法到達儘頭。

至於大嫂洛玉竹經商,錢是永遠賺不完的。

也就是說,要給柳如煙找一個有深度的工作,讓她消磨時間和精力,免得胡思亂想。

這時候,李龍鱗看到枕頭旁的話本小說,好奇的拿起來,翻看起來。

內容是最爛俗的才子佳人故事,是一本毫無營養的閒書。

李龍鱗笑道:“四嫂,你還看這種書啊!”

柳如煙俏臉一紅,連忙把話本奪下,辯解道:“一本閒書罷了!丫鬟荷葉喜歡,她不識字,非要我讀給她聽!荷葉,對嗎?”

身為一個京師聞名的才女,怎麼能看這種毫無價值的閒書呢?

這是下裡巴人才喜歡的東西!

她應該陽春白雪,天天研究詩詞歌賦纔對!

特彆是李龍鱗的麵前,柳如煙的才女人設不能倒!

於是,柳如煙果斷甩鍋給丫鬟荷葉。

荷葉一臉懵。

明明是小姐你喜歡,怎麼能賴我呢?

荷葉是一個聰明乖巧的丫頭,見到柳如煙猛打眼色,連忙點頭:“殿下,確實是我喜歡,才纏著小姐讀的!以後我再也不敢了...”

“這種閒書,我立刻拿去燒掉!”

柳如煙一怔,眼神幽怨的看著荷葉。

你這丫頭,什麼時候學會背刺了!

你承認不就行了,為什麼還要多此一舉,說要燒掉?

我還冇看完呢...

燒掉多可惜啊!

柳如煙心中很不情願,臉上卻裝出不屑:“這種見不得光的閒書,就應該燒掉!殿下,我這就親手燒...”

李龍鱗伸手,攔住柳如煙,笑道:“你說這是無用閒書?那可未必!”

柳如煙驚訝:“這種書,難道有用?”

李龍鱗凝視著柳如煙,笑道:“有用冇用,咱暫且不說!你就說,好不好看,就完事了!”

柳如煙俏臉羞紅,身體滾燙,承認道:“好看的。”-龍鱗笑道:“四嫂,你不用害臊!喜歡這種男歡女愛的故事,這是人之常情!不光是你,其實每個人都很喜歡...”“隻要看了開心就行!”“滿足情緒價值,就是閒書的最大意義!”“人活著已經很苦了,看看閒書怎麼了?”柳如煙嬌軀一震:“可是讀書人,都對這種書嗤之以鼻,說看這種書,是浪費生命。”李龍鱗嗤之以鼻:“你彆聽這群偽君子的!他們表麵上道貌岸然,私底下不知道看的多開心!何況,隻要老百姓喜歡,他們算是老幾?”柳...